时烨林庭

(雷安)最后的骑士④


        夜晚的凹凸大厅很安静,安迷修缓缓走入看着大厅中央闪着光的排行榜,那个带着嚣张笑容的嚣张男人的照就挂在那,眼睛里似乎有着某种东西在亮着,安迷修搞不懂,找了个地方坐着仰头看着那个照。
        “大哥,那么晚你要去哪里?”卡米尔感觉到一丝动静就弹了起来,看着双手插在兜里迎着月光的雷狮,雷狮不应他又叫了声大哥。
        雷狮侧过头,看着他十分迅速地穿起衣服,“卡米尔,我出去走走,不用跟过来。”卡米尔停了手上的动作,眉头皱起,“大哥,我……”眼睛里散着疑惑。
        雷狮眼神冷下来,看得卡米尔不得不放弃跟他出去的念头,雷狮看他脱下衣服躺回床才走出了他们的据地。
        安迷修不知不觉已经看着雷狮的照片发呆好久了,他看了一下那张照旁边的自己的照片,自己是差了什么,为什么会比他差。他的目光扫了一下这个排行榜,雷狮的人都排的挺前的,现在不能轻举妄动不然或许不仅完不成任务反倒还会赔上自己的性命。
        “你,是叫安迷修吧。”男声从背后传来,安迷修吓了一跳立马变出双剑护身,那人从黑暗走出来,满脸都是笑意。“没想到你这么喜欢我啊!”
         安迷修汗颜,谁喜欢你啊,混蛋海盗恶党头子,心里哔哩吧啦说着脸上没什么好脸色。眼睛死死盯着雷狮。
        只见雷狮摆摆手,“原来爱我爱的那么深沉啊。”眼睛里充满戏谑,背手变出雷神之锤,“看来你想和我玩玩了。”语气骤冷,一锤就迎着安迷修砸下去。
        安迷修眼前的男人如瞬雷一般,几乎看不见影,他挥剑挡住迎面的攻击,雷狮忽然闪过,在他的耳边轻语。“开心吗?”
        话语一闪而过,安迷修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闭眼用听觉感受雷狮的动作,下一秒瞬发一个斩击,可惜被雷狮闪过,可恶,这就是我和他的差距吗?安迷修咬紧牙关面对雷狮如雨般的打击。
        半个钟过去,云慢慢地拥住月光,一切都暗了下来。
        安迷修受了两处伤,一个在右手手臂靠近手腕那,一个在右腿接近腿根那,伤的有些严重,金属光泽的内壳被皮囊里的血勉强挡住一些。安迷修心想不妙跳上剑迅速离开。
        雷狮出了一点汗,他看着地上被打出的洞还有空气中雷电袭击过的焦味,嘴角不经意勾起。
有趣,这个安迷修。
        他看了下排行榜,安迷修就排在他后面,打开了终端,安迷修的资料搜出来了,“我们还会再见的,最后的骑士。”雷狮看着安迷修离开的方向,眼神就像狩猎的狮子,充斥着渴望与杀戮的寒光。
        雷狮走回据地,卡米尔再次醒了,他看见雷狮打斗的痕迹神色不安一闪而过,他立马下床检查雷狮的状况。
        “不用看了,卡米尔,我洗一下就睡,你回去吧。”雷狮摘下头巾整齐地叠放在一旁,直走去洗漱间。
        卡米尔看着头巾,心里十分难受。无奈地走回床上躺好。
        大哥,怎么了,感觉他变了。无论大哥怎样,我都会跟随他拥护他。
        卡米尔静静地躺着仔细听着雷狮走动的声音,躺下床的声音,掖被子的声音,呼吸逐渐变轻变缓的声音,心里面一直在乱想,想了不久眼皮累的自己塌下来了。
安迷修回到自己藏身处,某树上,他靠在树干上,抬手看着那伤处,因为有设置痛感系统他感到有些痛,把一件衣服撕成条状擦干净了血迹,里面的金属壳借着一丝光也在闪耀着,安迷修没有修复功能,再而且这里没有材料,他只能将布条缠上,遮住那抹冰冷的金属色。
        雷狮的能力不可小觑,他那些手下排名也比较前,应该也有个两把刷子,看来是自己有些小看他们了,看来要再三考虑过后才可以完成任务。
        那边的月缓缓走,光亮渐渐出现在那边的东方,安迷修看着树洞发呆,就这么过了一整夜。


感动,我在海边玩了水,还记得来码字
两个人终于有些接触了,可惜路漫漫。
依旧的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玩完水后感觉没什么脑子了,算了,管它呢😊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