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烨林庭

攻陷城池(1)

cp。。。嗯。。你们先猜
ooc有请原谅  文笔小学生不喜勿喷
高考完疯了几天回来补回之前的脑洞
背景有点像民国,但不要追究,与历史无关!!!

一.回国
        汽船的呜呜的鸣笛传来打破了楚云秀的发愣,她抓紧手上的信,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拿起火柴把纸丢进垃圾桶烧了。火舌一下子就吞没了纸张,把它化成了灰烬。楚云秀打开窗让味道散出去,人们欢呼雀跃的声音趁机闯入,提醒着楚云秀要下船了。她整好行李,提着小提箱走上了甲板。
        远远的,一个男人在看着她,楚云秀琢磨了一会对那边笑着挥挥手,男人点点头,跟后边的几个人说了些话就走进了些。
         “尊敬的乘客请留意随身物品和行李,船即将到岸。感谢各位乘客对远洋航船公司的支持与光顾。”楚云秀听着广播的声音愈加兴奋了,四年了,终于可以回家了。
楚云秀跟着人群走下船,寻找着那个男人,不远处,熟悉而陌生的面孔出现,她急忙走过去,男人对他点了点头,脸上是按耐不住的开心“好久不见,秀……小姐”感觉到什么后立马改了口,低下了头。楚云秀把行李递给旁边的人,一手比划着,没有留意到面前男人的异样。
         “哎,李华,没想到你长那么高了,四年不见长出息了呀,听哥哥说你当上丽庭的经理了,干的不错嘛!”手拍了拍李华的肩,李华脸红了红,摸了摸鼻子说:“恩,是少爷给了我这么好的机会,小姐你……”楚云秀蹙眉,撞了一下他的肩“李华,四年不见那么生疏了?少爷小姐什么的你是把我爹给你读的几年书丢到天边去了是吗?恩?”李华愣了一下点点头,“秀,秀秀,我们回去吧,干爹干娘他们肯定等不及了。”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回家的车,大概二十分钟后就到了楚宅,周边的仆人都很兴奋,大家脸上笑嘻嘻的,见楚云秀和李华下了车连忙过来拿行李和问候,楚云秀连忙笑着回应,进了房子后总算松了口气,楚父楚母连忙走下楼,楚母与自家女儿拥抱,眼睛含着泪,“秀秀”所有都在无言中,楚云秀拍了拍母亲的背,看到旁边的楚父投来羡慕的眼光但又限于面子,想抱抱但不说,楚云秀放开母亲,走上前抱住了父亲,“爹,我回来了。”楚父笑很快又绷回严肃的样子说“回来就好。”
        李华看着这一家重聚,浑身都散发着格外人的气息,十多年了,果然还是融不进这个家吗?算了吧,别痴心妄想了,给你饭吃,给你衣穿,还给你书读算好了,没必要追求这种东西。他趁楚云秀与楚母聊天之际和楚父交代一下出去工作就离开了楚宅。
        “秀秀啊,四年不见你长高了,变漂亮了,真棒,不愧是我的女儿,真标致,你说对吧”楚母到处掂量着楚云秀,跟楚父聊着,“最近咱们丽庭不是进了新布料吗,挺适合咱们秀秀的,有空让店里面的大师傅裁个几个裙子,肯定美艳全n市。你说对吧!”楚母兴奋至极,楚父在一边不停点头。“秀秀那么远回来应该还没适应这边的时间,你不要那么心急,女儿又不会跑,先让他休息休息”楚父碰了碰茶杯,冷静地说着。
        楚母点点头拉着女儿的手一路上楼,“秀秀,你房间已经布置好了,先休息好哈,休息好了爹娘给你开派对庆祝。”楚云秀笑着点头,“好了,娘,那我休息了。”
楚云秀进了房间后环顾一周,很多都保留着当年的装饰,楚云秀躺在床上看着上面的挂灯,迷迷糊糊地想着事。
       几天前的晚上,Y国的圣安娜学院里举办着一个盛大的宴会,女孩们摆动着华丽的裙装,舞步翩翩。
“Sylvia,恭喜你毕业了,真舍不得你。(懒得打英语了⊙▽⊙)”穿着粉色礼服的金发女孩递过酒杯说。楚云秀接过酒碰杯笑着回答“恩,好久没有回家了,是时候该回去了。(英语(≧ω≦))”
        接着又有几个女孩也过来和楚云秀聊天,怀念一下旧时光,谈一下将来怎么做,一群人有说有笑的,这是一个娇小的小女孩跑出了会厅,没有人注意到她的离场。23时很快就到了,玩了两个小时的女孩们纷纷被院里的女士们请回了房间,很快就只剩下了楚云秀,院长莉莉丝女士走过来“Sylvia,恭喜你毕业了。(英语)”楚云秀站起来行礼,莉莉丝女士点点头。“可以给我一个拥抱吗?(英语)”楚云秀说着看着四年前还憎恨至极的女人现在看着是多么美丽和温柔,“谢谢你,我的老师。(英语)”莉莉丝女士眼含着泪伸出双手轻轻环住了她,“不用谢,我的女孩,我很荣幸能见证你的成长。”
        两人相拥良久,莉莉丝女士放开她,“Orange在房间等你很久了,我刚见她偷偷离席了,你快去看看她吧,她肯定很不舍得你。(英语)”楚云秀挥手告别莉莉丝女士,转头会了房间,房间里黑漆漆,女孩看起来并不在床上,再看自己床上那鼓起的大包,楚云秀嘴角够了起来。她钻进被窝和女孩头碰头,女孩握住她的手“秀秀,我舍不得你。”楚云秀摸摸苏沐橙的头,“乖,沐橙,我只是先回去给你探探风,等你一年后回国我带你来我家玩,咱们一起穿漂亮的裙子,把国内的帅哥都迷死。”苏沐橙破涕为笑,两人抱着睡着了,暖暖的很贴心。
         “睡了吗?没事我等等就好。”一个男声传进来,楚云秀从重重梦境醒来,一个男人坐在旁边看着她,看他醒了换上了笑脸。“好久不见啊,妹妹。”
楚云秀伸了个懒腰,笑着说:“好久不见,飞哥”

评论